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校友随笔

联系我们


电话:025-86118932
传真:025-86118933
邮箱:xyh@njit.edu.cn
地址:南京市江宁科学园弘景大道1号
邮编:211167


当前位置: 部门首页 >校友服务 >校友随笔 > 正文

母亲

供稿人:顾新海 发布时间:2018-11-08 09:54:12 浏览次数:

文/顾新海

 

我的外公解放前是富农,老人家膝下三子,他的大小姐就是我的母亲,但母亲在孩提时代并未享受到富家大小姐的待遇,因为外公当时的理想就是做地主,他“广集粮、多买地”为的就是收更多的粮,买更多的地,以致成为富甲一方的超级大地主。

外公重男轻女,他信奉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坚信男孩“惟有读书高”。于是,书给舅舅读了,我的母亲自幼就下地艰辛劳作了。这种场景我不忍去想象,当年我的母亲是如何承受着如此生命之重,但是母亲的双手,至今粗糙如干涸开裂的土地,正是当年苦难程度的最好见证。

母亲很聪慧。她虽没有读过书,然而生活却是她最好的老师,母亲烧饭洗衣、操持家务,打草喂猪、挑粪施肥,插秧播种、丰收大忙是样样在行。母亲还学了一门手艺,那就是做裁缝。母亲量体裁衣是驾轻就熟,而且母亲通过做裁缝还懂得了如何处理人际关系。母亲常说:技不压身。母亲还烧一手的好菜,特别是老人家烧的红烧肉!

当年吃母亲烧的红烧肉,无疑是我最幸福的时刻,我常常“意犹未尽”,吃完肉还要就着肉汤泡米饭,而母亲总是不舍得自己吃肉,只是用筷子粘粘肉汤,怜爱的看着我“埋头苦干”,就着咸菜喝稀饭。

在我稍微懂事以后,我曾经幼稚的发誓:以后一定要让母亲能天天吃到红烧肉,吃到腻为止。如今,我再也不稀罕红烧肉了,但母亲烧的红烧肉仍然是我的最爱!

母亲很善良。母亲经常给本村的乡亲做衣服,而且不肯收钱,乡亲们无以为报,会送一些粮食或者鸡蛋,母亲仍然不肯收,人们就悄悄的送给我奶奶。母亲常接济穷苦人家,她会用一双巧手将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凑成一件衣服,送给那些做不起衣服的乡亲,母亲的行为正应了古人的一句话:君子惠而不费!乡亲们总是夸她:二奶奶是个好人啊!明事理、懂是非!好手艺啊!

母亲懂管理。我的父亲部队转业后,常年在南京电力部门工作,他在顾氏兄妹中排行第二,所以人送母亲一个尊称:顾家二奶奶。母亲曾经喜欢看的一部电视剧《大宅门》,其中男主角白景琦的母亲被称为白家二奶奶,我的母亲虽然没有白家二奶奶那么排场,但同样有着白家二奶奶的精明能干、管理有方。在连续三年自然灾害的六十年代,在人心惶惶文革动乱的七十年代,母亲管家,顾家上上下下,老老少少,人人有房住,人人有饭吃。毋庸置疑,对于一个柔弱的农村妇女来说,能做到这点显然是很不容易的。

母亲最勤劳。管理全家是脑力劳动,母亲从不放弃体力劳动。在我童年时,每天清晨,母亲帮我穿衣服之前就已经烧好早饭,然后还要喂猪喂羊,喂鸡喂鸭,当我吃完早饭上学的时候,母亲又要拿上锄头到田间开始一天的辛苦劳作了。我放学回家后,母亲早已经做好晚饭,饭后还要到我家屋后的小河边淘猪草、洗衣服。睡觉前,她还要就着煤油灯,纳鞋底,缝衣服,一直到深夜。

母亲也象普通女性一样害怕无人的夜晚,她每次到河边洗衣都会叫上幼小的我,记得当时的我会斜挎着一根木棍,象一位解放军战士一样勇敢的站在母亲的身边作保卫状。每当有突然跳出的青蛙惊吓到母亲,我会挥舞着木棍“打草惊娃”,对母亲说:“妈!不要怕,有我呢!”

母亲很简朴。母亲擅长裁缝,但从来舍不得给自己做新衣服,在那艰苦的岁月,母亲的衣服总是缝补、缝补再缝补,而给儿女做的衣服却是一件、一件又一件。

如今,母亲能穿上旗袍了,而我买的牛仔裤却开始破皱有洞了,母亲总是很不解,当时条件那么苦,也没有舍得让你穿有补丁的,现在条件好了,你倒穿那些不三不四的衣服……

母亲懂教育。母亲从小就教育我:“人穷志不短!”不要稀罕人家的财物,但要珍惜自家的东西。那是我一次放学,途经王二伯门口晒花生,于是和几个同学伪装打架,趁乱抓起一把花生就跑,被王二抓了个现形,事后母亲如此教育我。

母亲还用《上甘岭》电影中的歌词来教育我:“朋友来了有好酒,豺狼来了有猎枪!”不要欺负善良弱小的,但也不要惧怕强大霸道的。那是一年冬天,我诱骗同村的小强一起到结冰的小河上“溜冰”,小强落水喊救,我落荒而逃,小强他妈气愤的来告状,事后,母亲这般教育我。显然,这次母亲气坏了,她急得用木棍追打我,没有追得上,木棍脱手正砸我的屁股,我应声倒地。母亲惊慌的含泪抱起我,问我:“还疼啊?”我倔强的说:“不疼!”母亲又问:“还敢不?”我坚定地说:“不敢!”

母亲懂生活。我和姐姐考上大学相继在南京工作,母亲没有了负担,随父亲也住到南京,经济条件相对宽裕了,老人家很快适应了城市生活。

早上,微波炉一打,面包牛奶,然后晨练跳舞。中午饭还没有吃完,我给她买的手机就开始响了,母亲泰然自若的接听电话“奥,王老太啊!三缺一!?我马上下来……”然后,她煞有介事,小包一夹去“上班”——雷打不动的50块钱“进园子”,和楼下的老太们打一圈小麻将。每次赢了,母亲总是笑容满面地说:呵呵,今天赢了点菜钱。输了,就闭口不谈,我总是给点钱以示补贴,母亲总是笑得像个孩子。晚上,母亲喜欢看电视,她常常被赵本山的小品逗乐,我有时候和她开玩笑,指着电视里面的人物:这是谁?这个又是谁?!母亲眯着眼睛:嗯!这是刘德华,这个是周杰伦。看着我惊讶的表情,母亲还补充一句:这个周杰伦,长的不怎么样,他怎么就那么红!?母亲还喜欢韩剧,她喜欢《金三顺》,喜欢《大长今》,看到开心的地方,母亲会笑,看到伤感的情节,母亲会流泪。

如今,老人家六十多岁了,母亲最近看电视的时候老是容易打瞌睡,我突然发现母亲苍老了许多,老人家已生华发,皱纹满面,微驼着背,象只疲惫的小猫倦曲在沙发里,有时我总担心,我的母亲终会有一天离开我,这种担心是那么可怕,让我不敢往下想,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,有种揪心的痛苦,流泪的冲动,我不忍去喊醒她,甚至想跪求时间停滞,让母亲永远健康长寿……是的,我不忍去喊醒她,耳畔回荡起母亲年轻的声音,呼唤着儿时的我:小海哎!回来吃饭奥……

母亲想旅游。母亲曾说过,条件好的时候,一定要到中国最发达的城市——上海去看看。

记得,那是一个春天,我带母亲去了。母亲流连忘返,连连感叹:“哎——这多么的人,这么多的车,这么多的灯奥……”逛着逛着,母亲说累了,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我背起母亲慢慢地走在南京路上,边走边说“:妈!这就是南京路,这里是上海最繁华的商业街……”

路人投来复杂的目光,有诧异的、有不解的、也有尊敬的!我背着母亲有力的向前走着,走在人群中,走在春风里,走在繁华似锦的南京路上,母亲紧紧的依偎着我的背,似乎在微微的颤动,渐渐的,有种滚烫的液体滴打在我的后颈上,但是我不敢回头看的——因为,我害怕那是母亲的泪……

 

(谨以此文献给我深爱的母亲及普天下所有的母亲!)